首页 > 娱乐新闻 > 热点新闻 >

对话52岁吴君如:当女演员老了,还能做什么?

2018-01-08 16:35 来源:新浪娱乐

对话52岁吴君如:当女演员老了,还能做什么?提及演员:张子冉经纪人 王翰经纪人 张皓然经纪人 乔卫东经纪人 马可经纪人 陈冠希经纪人 刘浩然经纪人 苏志燮经纪人 宋承宪经纪人 吴若甫经纪人 陈学冬经纪人 吴亦凡经纪人 谢霆锋经纪人 郭碧婷经纪人 马思纯经纪人 胡冰卿经纪人 欧阳娜娜经纪人 龙邵华经纪人 龙应台经纪人 龙媚经纪人 龙剑笙经纪人 齐秦经纪人 黎芷珊经纪人 黎美言经纪人 黎汉持经纪人 黎森森经纪人 黎明经纪人 黎强权经纪人 黎小田经纪人 黎宣经纪人
吴君如接受新浪娱乐专访吴君如接受新浪娱乐专访

  阿辉/文 王远宏/摄影

  很多人问吴君如为什么当导演,答案有很多层面,只有一个,是她主动对刘德华提起的。

  “女人就是这样的了,胖了可以瘦回去,但一个女人老了,还能做什么?哪里还有那么多戏演啊!”而《妖铃铃》,无疑是吴君如对延长演艺生涯的一次试探。

  一部喜剧片的缘起

  2013年,住在香港多年的内地传媒商人董朝晖,在中环金融街的四季酒店见到了吴君如,他打算做个喜剧节目,重回缺席十几年的内地综艺市场,吴君如是评委阵容里理想的南方代表。

  “他的广东话好厉害的。”吴君如对董朝晖的谈吐印象深刻,但当时,她并不清楚自己将参加的是一个怎样的节目,只知道是跟喜剧相关,很爽快地就答应了,等了一年,她如约录制,这档名为《笑傲江湖》的节目播出之后,引发数家电视台效仿,造就了热门的综艺类型。

  吴君如把这次契机,视为她的“第一次来到”,在节目现场,她欣赏到了许多以前听过却没有看过的南北门派的喜剧表演,也因此而认识了一些朋友。在《笑傲江湖》的最后一场录制中,吴君如笑吟吟地说:“港片已经拍腻,我也想来当一名北漂演员!有人找我拍戏吗?没有人找我我就回去了啊。”

吴君如吴君如

  这句话半带玩笑,可那时候,吴君如真的收到了一个邀约——董朝晖提出,希望能够和她一起拍一部电影。

  《笑傲江湖》热播的2014年,由吴君如主演的电影《金鸡SSS》不仅拿到了香港电影市场的贺岁档票房冠军,还为吴君如再次赢得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趁着“金鸡”之势,吴君如又在第二年推出了大玩噱头的《十二金鸭》。

  吴君如的枕边人、大导演陈可辛感叹:“我觉得《金鸡》第一部的时候,已经是收官了,原来她还想继续做,到今天,其实也是很难得了。”

陈可辛陈可辛

  “金鸭”之后,吴君如也深深感到:“我够了,不能再做这个了。”于是,她把精力投入到了另一件事当中。吴君如用了差不多四个月的时间,与黄秋生一起排演了舞台剧《狂揪夫妻》,头一个月是肢体语言的练习,第二个月的每一天都用来读剧本,第三个月用来排练,第四个月都在演出。

  当最后一场的幕布落下之后,极度疲劳的吴君如得到了彻底的释放,终于潜下心写剧本。

  她非常明确这是一部和内地演员合作、面向内地市场的电影。尽管香港思维完成的剧本可以由陈可辛送到内地去,打磨成接地气的版本,但“其实广东话跟普通话很多笑点还是不太一样,所以我就不想弄一个语言系的电影”,在陪伴女儿陈是知成长的过程中,她发现许多卡通电影都非常好笑,“因为动作的笑点没有被语言隔阂,全世界都能看懂,那时候我就想,能不能弄一个动作比较多的喜剧。”

《妖铃铃》剧照《妖铃铃》剧照

  在吴君如过去的电影生涯里,僵尸片为代表的“惊悚+喜剧”的“惊喜”片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吴君如觉得这个方向不错。但很快被陈可辛否定,内地电影里不能有鬼,如果像大多数“带鬼”的片子最终告诉观众鬼是假的,陈可辛觉得过不了观众那关。

  吴君如依然没有放弃“惊喜”的结构,直到有一天,她在香港看到一个新闻,“有一栋楼是钉子户,传说里面有鬼,当时沈阳也有类似的新闻,好多人去探险,原来,在一个城市高速发展的时候,肯定会发生这个问题,有些人不想搬走,有些人是谈钱的。其实这栋楼根本就没鬼,只是有的人还是活在非常贫穷的一面。”

  “钉子户特别触动我,小时候我也是住在旧的房子,住在里面的人都比较复杂的,来自不同的背景,所以我就被触动到,觉得不如试试继续往下走。”

  这条新思路不仅架构出《妖铃铃》,也令本只是提建议的陈可辛感到有可为,正式加入其中。

  但那时候,吴君如并不想当导演。

吴君如吴君如

  《妖铃铃》之前

  吴君如已经52岁了。

  《妖铃铃》在香港首映时,“不老偶像”刘德华出现在映后见面会上,吴君如对她的这位“表哥”诉苦:“你们(男演员)可以炸隧道,打,很有型,那我能做什么呢?前两年,《捉妖记》的江志强老板让我演的时候说,有个角色很适合你,但是是一个很胖的怪兽,你帮忙演一下,《寒战》的女主角就让你做,我说你当我笨啊,《寒战》哪里来的的女主角?”

  陈可辛常常劝吴君如放下,“只要喜欢演戏,肯定有很多机会,但放下不容易,你到这个年纪,能演的角色,肯定是越来越少的。”

《妖铃铃》北京首映时的吴君如与陈可辛《妖铃铃》北京首映时的吴君如与陈可辛

  与吴君如年龄相近的惠英红,曾经面临无戏可拍的困境,在与新导演陆续合作《心魔》、《幸运是我》之后,她又低片酬出演了台湾青年导演杨雅喆的《血观音》,这三部都为她带来了影后宝座。

  而吴君如也试过接触新导演,但收到的剧本令她有创作欲望的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演过的。”

  1996年,吴君如曾经出手帮过自己。那时候她在喜剧上极为成功,但又自觉已经到了一个地步,再无出路。于是,她卖掉房子,借钱投资主演了《四面夏娃》,尽管这部电影证明了她在喜剧之外的表演实力,为她博得金马、金像奖双提名,却并未赢得好的票房。

  “那个时候内地都不是香港电影最大的市场,而是东南亚地区,他们本来喜欢看古装啊、武打啊、成龙的那种,突然之间,可能是看得太多了,这个市场突然没了。”

吴君如在北京吴君如在北京

  《四面夏娃》之后,吴君如陷入了最困顿的日子,可如今,她却很怀念那段时光,“我去一个电台当主持人了,挺开心的那几年。我们那个节目是每天晚上11点到1点的,星期一到礼拜五,我觉得挺充实的。”

  那一阶段,吴君如出了不少代表作,《朱丽叶与梁山伯》(2000)就是在她做电台主持人的白天拍摄的,《古惑仔之洪兴十三妹》(1998)则是她下了主播台之后,赶夜戏拍出来的,“十三妹”是吴君如在《古惑仔》中演的配角,因太出色而单开了一片,并最终为她夺得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项,这也是她的第一座影后奖杯。

  两部片子的票房也还是不理想,吴君如苦笑着说:“文艺片不亏本就已经很好了。不过,之后,一些导演都会来找我演小人物了。”

  2000年,吴君如出演《金鸡》,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紧接着的《金鸡2》的反响也不错。但之后的十几年里,港式喜剧式微,尽管有《岁月神偷》、《得闲炒饭》两部电影再次把吴君如带入颁奖礼,然而文艺片始终属于小众,吴君如似乎沉寂了。

  2014年,吴君如监制并主演了《金鸡SSS》,夺得当年的香港影市贺岁档冠军,第二年,她趁胜追击推出了《十二金鸭》。此后,她并未再推出主演作品。

《金鸡SSS》海报《金鸡SSS》海报

  “小学生”导演

  吴君如不是没有想过做导演,在筹划《金鸡2》的时候,吴君如有个非常个人的题材,讲演艺生涯的喜剧,但是是发生在七八十年代,陈可辛给她泼了冷水:“非常难拍,内地也能上,但是讲七八十年代的,拍得多好看,去内地的票房都非常有限,它不会是一个爆款。不过我相信,这个她早晚会拍,非常个人。”

  后来在拍摄《金鸡SSS》和《十二金鸭》时,吴君如虽然是监制,但事事亲力亲为,已经算是半个导演。

  在两部监制作品之后,曾经有人塞给吴君如一个题材,希望她来导演,但她不是很想做。 “导演之所以有光环,就是因为自己有很有底气地想讲的故事,然后它要呈现给观众,然后还需要跟很多部门的沟通,所以我真的觉得是一个苦工,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做小学生导演?”到《妖铃铃》时,吴君如原本也是只想做监制,不大愿意自己来导。

吴君如吴君如

  陈可辛是大导演,亦是“金牌监制”,他谈及这部戏导演的选择,“我们曾经找过一个导演,不是喜剧导演,但我觉得没所谓。这部戏的演员都是喜剧演员,怎么样都有节奏在,监制坐在那里,机器多架两部,回去有足够的素材去剪。”可他身边其他一位“喜剧高人”怀疑这位导演拍不了喜剧。

  到最后,陈可辛便建议吴君如自己拍,吴君如答应了下来,她很坦诚地说:“其实就是必须把自己的演艺事业拉长一点。还有创造机会,还有可以把控一下。”

  至于开机时的导演曾国祥,陈可辛说:“最初有考虑让曾国祥拍,但他也不擅长拍喜剧,他也是纯粹来帮忙,做一些执行上面的工作,曾国祥和我都有帮手,我还找了个泰国的喜剧导演,我们三个都有帮忙,我每天都在,难道就真的坐在那里吗?”

陈可辛陈可辛

  集体创作在香港电影中并不少见,陈可辛说:“集体创作确实经常有,但君如是精神领袖,是方向的判断跟审美的把关,是最后拍板的人。”

  《妖铃铃》的主场景萌贵坊花了2000万,后来这部影片越拍越贵,总成本一亿多,超过陈可辛监制的《七月与安生》和《喜欢你》的成本总和

  开心麻花是在快拍完的时候进入出品阵容的,陈可辛坦承:“一个是后期越拍越贵了,然后我们也做了很多观众试映,也需要一个可以沟通的合作者,我跟君如都很喜欢《夏洛特烦恼》,开心麻花也是内地最了解观众的公司之一,因为他们一直在做剧场,所以我们找到他们希望帮我们做一些判断。”

  “他们给我们的互动,对我们在剪片、改台词上都有一定帮助,甚至我们还补了两轮戏,拍完之后,我们就补了两个,一轮补了五六天,一轮再补了三天,不停地把它拍到尽善尽美。”陈可辛说。

  在过去的电影创作里,这样的改台词、补习并不是常规动作,但是陈可辛在这两年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喜剧真的特别难”。

  “这两年最辛苦的,就是不停地说明,不停地对抗(大家对港式喜剧的传统观念),所有的人觉得这个东西不行,觉得港式不行,觉得君如不行,觉得‘惊喜’不行,只能喜不能惊,惊喜是不存在的类型。我说好,别人不拍我在拍,都拍一模一样得有什么意思?其实所有东西,都面对所有人的白眼,包括找演员,包括找合作方各种问题。慢慢去用诚意、用剧本、很认真的对喜剧的制作态度去打动各方。 ”

陈可辛陈可辛

  不甘心与甜蜜蜜

  吴君如熟识的美甲师,是一位常年穿梭在深港两地的湖南姑娘。

  有一天,吴君如回到香港的家里,请美甲师上门给她修指甲,“我说我最近真的好疲惫,然后她说看了我很多的宣传,我说你觉得怎么样?她说我对内地的观众来说还是挺陌生的,她说在她心目中,我只是周星弛角色里面的配角啊,《爱君如梦》里和刘德华跳舞啊,《家有喜事》里面的程大嫂啊,这几年没有什么吴君如的电影,都是在CCTV6的老台看,或者是网上看,我听到他们这么说,我觉得有一点不甘心了。”

  “我当了演员三十年了,以为自己在观众的心中有一定位置,原来是nobody。”在苏州路演的保姆车上,吴君如兀自玩弄着车窗的把手,说到这一句时,她侧过脸,凝神片刻。

  年轻时因为不够美,吴君如不得不扮丑以异军突起,三十岁关口时,又自掏腰包,从喜剧的围城里冲出来,亲手为自己开辟出小人物的路子来,到了五十多岁,金像奖与金马奖影后在握、生活美满之际,又从“小学生”导演做起,似乎这一路,吴君如都比别人辛苦。

吴君如吴君如

  “在这一行,不好强是不行的。”吴君如努力甩开疲惫,拿起散粉为自己补妆。

  “我没受过苦,读名牌学校,家庭教育也从来没有要求我要怎么样,反而是进入这行之后竞争竞争实在太大了,看到好多人成功。”头一年从TVB训练班毕业后,没心没肺的吴君如想着还有两千多港币的工资,非常满足,但当她发现同期的同学因为样子甜美,很快就当了女主角,后来她发现好多人曾经风光,最后什么也没有,“还有的人攻到一定的地步,所有人都认同你,但是你不走下坡路,很难。”

  苏州路演的那一天,《妖铃铃》和其他三部电影同日上映,去的影院过半时,《妖铃铃》单日票房已经超过8000万,领先第二名2000多万,上座率超过三成。

  从影厅里出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手舞足蹈。

  这时的她很累了,从中午14点出发,吴君如到晚上21点才跑完苏州的六家影城。但另一个人更累,那就是陈可辛,他10点出发,跑了两个城市八家影院。此外,陈可辛还调换了两人23号的路演计划,自己辛苦飞去长春,让吴君如可以在高铁上睡到重庆。

  多年前,陈可辛曾经在《金枝玉叶》(1994)的首映礼上剪成短发,后来这部片拿下香港暑期档冠军。这次,为了《妖铃铃》,陈可辛时隔23年再剪短发。

  这是旁人领会不到的仪式感,也是属于他们的《甜蜜蜜》。(阿辉/文 王远宏/摄影)

推荐电影电视剧:灿烂的恶魔演员表 钢拳之王演员表 我的电影有点2演员表 追梦人小酒馆演员表 沒有刑責的罪犯演员表 我们停战吧演员表 他们的边境梦演员表 小食堂演员表 记忆空间演员表 空手戏白狼演员表 天才少年之冬令营迷局演员表 作死高手演员表 山寨丘比特演员表 见习爱神演员表 星岛之恋演员表 冒牌男神萌女侠演员表 盗行神府演员表 魔术师的黄金骷髅演员表 第七日演员表 炒作大师演员表 最后的告白演员表 水浒烈传之黄金七镖客演员表 奇葩追女仔演员表 我的女友是只猫演员表 摇滚护士演员表 威客双熊演员表 智能天使演员表 胆小止步演员表 青春合伙人演员表 古玩鬼演员表  

娱乐八卦 / 新闻看点

百度广告